学生交流分享
赴硅谷交流心得——崔楷文
时间:2018-09-14 来源:研究生思政办 编辑:yjsszcse 访问次数:3729

紧张的浙大春夏学期刚结束,我便与来自浙大不同学院、不同年级的优秀伙伴们奔赴湾区各个孵化器交流实习。回想起这50多天的时光,很高兴、也很荣幸能切身体验硅谷的工作生活,收获满满,不虚此行。

该项目由浙江大学管理学院科技创业中心(ZTVP)主办,主要面向浙江大学管理学院及竺可桢学院创新创业强化班同学,以及参加ZTVP开设的系列创业课程的学生。我个人比较喜欢社交,总是按捺不住科研之余的好奇,在未企青蓝创客营中认识了一个参加过该活动的学长,看到他参加该活动后发的朋友圈,第一次开始了解这个项目。想到自己一直以来也没有海外交流的经历,总想在研究生期间有机会去美国学习一下,而我的课题方向和课题组大方向也不一致,比较难通过导师这边出国,只能自己找机会。加之硅谷的科技、金融等超前于国内,很多方向都是值得国内借鉴的,所以就报名了ZTVP的紫金创享课程,最终也有幸参加该项目。

我在CPCCardinal Pitch Club)实习,浙江大学2006级竺可桢学院化学工程与工艺专业王胤超学长是联合创始人之一,他本科毕业后到斯坦福大学深造,于20154月创办了该公司。CPC和斯坦福Cryptic Labs、DTI有密切的合作,它们都是研究密码学的,和区块链底层技术密切相关,Cryptic Labs的首席科学家是密码学之父Whitfield Diffie,他也是该领域图灵奖的获得者。CPCSand Hill Road和Willow Road都有分部。其中Sand Hill Road是红杉资本等众多著名风险投资公司的聚居地,已经成为一个全球符号,被称为“西海岸华尔街”。此外还有一个分部在BootUP加速器,室外的开放空间提供了与客户自由交流的场所,也创造了闲暇时静静思考、享受美好下午时光的机会。CPC的主要业务是投资区块链项目,主要分为募、投、管、退,通过向投资人募资,调研分析后将资金投资给有增长潜力的区块链项目并对项目进行投后管理,等项目逐步发展再找合适的时机退出。因为要和世界各地的人交流,时差的存在使得工作时间相对灵活机动,有时可能早上能睡到自然醒,但凌晨两点多还在聊项目。

我们经常参加一些会议,且多为聚会的形式,三五个人围在一起,围绕感兴趣的话题聊天。因为硅谷聚集了众多高层次人才,我们也有幸和区块链行业的尖端人才进行交流。参会人员大致可分为区块链相关项目方、基金方和媒体方,整个过程非常考验口语和社交能力,需要我们弄清楚对方的身份,留下联系方式,并评估今后合作的可能性和方向。参会后需要及时把参会人的信息进行整理,便于之后联系合作。美国用Linkedin, facebook, telegram等社交平台较多,Google的很多功能也比较常用,可以分享文件、安排日程和电话会议等,沟通多为邮件的形式,偶尔碰到中国人可以加个微信。开完会我们会根据对方情况,整理一些相关的资料放在Google Drive里。如果有可能合作的机会,我们之后会开电话会议,或者约他们见面详聊,便于进一步了解。王胤超学长不仅能力很强,而且对自己有很高的要求,常常熬夜加班,所以我们的工作内容也相对丰富。同时,学长情商很高,擅长与人交际,也经常针对我们存在的问题给出自己的看法,帮助我们成长。深夜教我如何和别人交流、如何发邮件的场景还历历在目。我的同事也是人才济济,有的高中就在美国上学,原生家庭教育良好,虽然年纪轻轻,但很多方面值得我学习;也有美籍华人,拥有多年世界各地工作的经验,对经济学以及市场公关有独到的见解。我们合作的公司中也有哈佛、伯克利、USC的实习生,有时候和他们一起工作,听他们讲述自己丰富的阅历也让我收获颇丰。开会时而也有惊喜,有一次参加区块链项目会议,偶然碰到了一名浙大控制系直系学姐,了解到学院书记最近也带队来交流,学院里很多在国外深造的师兄师姐也在硅谷工作,去谷歌、Facebook参观也见到了很多控制系的校友,倍感亲切。

我们住在Menlo Park,地中海气候。即使正处夏天,也很清凉,是避暑的好地方。我们和学长住在一起,感谢学长的父母经常帮我们做饭,在美国还能每天吃到中餐真是非常幸运。呆了差不多两周,产生了很多思维碰撞,但偶尔也会有莫名孤独感,正如俗语:“好山、好水、好寂寞。“我带了中国驾照,经常帮忙开车,地广人稀,倒也可以欣赏沿途的风景。我们住在斯坦福大学附近,偶尔会去斯坦福大学内开会,打球,跑步。斯坦福校园像一个小的城镇,不仅地大物博,环境也极优美。期间项目主办方郑刚老师也专程从国内来看望我们,和王颂老师组织我们去Google,Facebook,360 Labs参观并聚餐,不同孵化器的营员和负责人聚在一起学习交流。后来我们在阿姨的带领下,参加了湾区家长联谊会。很多中国人在美国上完学会在湾区定居,他们的家长退休后也跟着过来,组建了湾区家长交流群,定期会举办活动,家长也会带上自己的孩子,因为没有亲人在身边,通过类似的活动可以让家长们感受到家的温暖。我们生活在农村,晚上偶尔去旧金山泡吧,享受一下夜生活,不过旧金山治安不好,晚上流浪汉很多,一个人不敢在路上走。刚来硅谷,学长就带我们去了纳帕酒庄,品尝当地的葡萄酒。酒庄的人职业道德很高,必须提前预定位置,被预定的桌子即使对方可能因故不会来,也坚决不为盈利临时让给其他顾客。因为工作也比较繁忙,其他的旅游大都是会议期间,忙里偷闲逛一逛。某一次去旧金山开会,我们闲暇时去唐人街,记得小学三年级在英语课本上第一次了解到唐山街,亲临现场,有点像90年代的中国广东,没有太多现代化气息,各种传统的商店,偶尔看到一堆老爷爷、老奶奶聚在一起打扑克,说着浓浓的广东腔。印象最深的,还是去洛杉矶UCLA开会,洛杉矶闲暇之余我们逛了下校园,虽然也是别人家的大学,但感受一下中美校园文化的差异开阔了不少眼界。开完会我们临时决定去墨西哥,从洛杉矶过关到墨西哥蒂华纳,根本不用安检,开车畅通无阻。墨西哥经济文化水平比国内要差很多,产业比较落后。期间我们被墨西哥警察拦截,掏出了我们所有的物品检查,却在最后无缘无故拿走我们几百美金,后来得知在墨西哥不能多带钱,被老墨抢钱是家常便饭。每逢此时,越发觉得国内生活真的方便,即使凌晨走在大街上也很放心。

参加这次的硅谷项目,有很多收获。美国人的生活方式和价值观与国内相差很多,短期内可能会有点不适应,资本主义的核心是个人至上,美国人对于自己的权利也很看重,也更容易解放人的天性,持枪、吸大麻在加州都是合法的。很多人会更有礼貌,更有耐心,更乐观,相比之下,国内的很多条条框框让人有点拘谨。那边生活压力会小很多,即使是Google,Facebook等加班也不如国内互联网公司严重,人们比较喜欢享受,很多中国人到那边也没有那么高的追求了,生活比较安逸。美国地广人稀,交通主要靠汽车,没有那么多高铁、地铁和公交,更不会有杭州随处可见的扫码支付。餐饮和城建方面,美国也差很多,没有中国花式的美食小吃,也没有那么多高楼大厦和繁华的CBD。很多商场里的商品、衣物都像是十多年前国内的样子。国外劳动力价格很高,足以体现对人的尊重,治安方面国内也好太多了。相比之下,我还是更喜欢国内的生活环境,起码生活会省心很多。 我们每天都要和区块链项目方沟通,对于沟通能力要求比较高,有时候讲话需要字斟句酌,反复推敲,对于语言表达和讲话逻辑要求也很高,相比之下,很多文科、经管类专业的这方面平时锻炼比较多,会比工科有优势。时而也会接触一些层次比较高的人,通过了解他们的生活状态,对自己想要的生活也有更清晰的规划,通过和他们沟通交流,对于开阔自己的眼界,完善三观也很有帮助。作为一枚工科男,周围大部分人都会去互联网公司,其中大部分也都做技术。暑期有机会接触区块链项目的投资,体验不同行业、不同岗位的生活状态,对自己也有了进一步的了解,对规划今后的职业道路也更有针对性。最后,非常感谢ZTVP组织这次活动,感谢王胤超学长的教导、同事的照顾和导师的支持,也感谢学院给与的部分赞助。

崔楷文

2018.09.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