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流分享
当前位置:首页 > 学生思政 > 交流分享
赴荷兰奈梅亨大学交流心得体会——应仰威
时间:2018-09-12 来源:研究生思政办 编辑:yjsszcse 访问次数:2888

本人于去年有幸获得了国家公派联合培养博士生留学的机会。公派留学的单位是荷兰奈梅亨大学(Radboud University Nijmegen),学校坐落于荷兰最古老的城市奈梅亨。最早的奈梅亨大学成立于1655年,但是由于黑死病的大爆发和法国人的劫掠,于1679年被迫关闭。1923年,学校在荷兰天主教徒们的集资下得到复校,但在二战中作为荷兰唯一一所拒绝向德国占领军投降的大学,被德国人毁于一旦,并被迫关闭。战后,在荷兰政府和荷兰天主教徒们的资助下,学校得到了再一次重建,并实现了从一个3000人不到的教会学校到现在在校生超过18000名的研究型大学的转变。学校在近50年来取得了较快发展,从这里走出了4位荷兰首相,2位诺贝尔获得者,2010年诺贝尔物理学奖获得者安德烈·海姆曾在此工作过。目前世界综合排名在100-120左右,综合科研实力位居荷兰前五。学校不设工科,但其在心理语言学、认识神经生物学、理论及天文物理学、口腔医学、临床医学、分子生物与遗传学、免疫学、宗教学等多个领域在欧洲拥有较高的学术地位及广泛的影响力,被公认为是荷兰目前的顶尖研究型大学之一。奈梅亨大学现在拥有7个学院(部),同时还负责运营和管理着世界著名的唐德斯脑,认知及行为研究所(The Donders Institute),荷兰强磁场国家实验室(HFML),以及拉德堡德医学中心(Radboudumc)。

其中我具体所在的实验室是化学计量学实验室(Faculty of ScienceAnalytical Chemistry: Chemometrics,实验室主页:https://www.ru.nl/science/analyticalchemistry/),是国际化学计量学研究的知名实验室,指导老师是Lutgarde Buyedens教授和Jeroen Jansen教授以及Geert Postma研究员,跟随他们深入学习化学计量学相关领域的研究。Lutgarde Buydens教授目前主要研究领域在化学计量学方法与多元统计分析、化学计量学在分析中的应用和基因、代谢及蛋白质组学分析等。如发展新的化学计量学方法来分析解释从化学和生物领域产生的复杂多变量数据,以及这些这些方法在化学和生物学中的应用:发展稳健的化学计量学数据分析技术来解决在高通量技术数据分析中的个性化健康问题和工业过程控制问题;发展多变量(多光谱)图像分析技术。Lutgarde Buydens教授任职国际化学计量学科学委员会常任委员会主席,Nature Scientific Reports编委,Analytica Chimica Acta编委等国际委员会和前沿期刊,已发表超过250篇论文和5本著作,累计被引次数已超13400余次。曾在2012年获化学计量学杰出成就奖,2000年获克里斯多夫•普朗坦奖。该实验室与欧洲及荷兰等地工业界公司和研究机构有着十分紧密的合作联系,涉及公民科学、食品安全、工业过程监测、代谢组学等多领域的数据分析。

此次我带着自己的课题,千瓦级微波等离子体炬光谱数据,同时参与了他们的莱茵河水质分析课题。该实验室专注研究方向为数据分析,因此只对涉及的数据负责和深入。深入学习了仪器数据的前处理、光谱校正、奇异值筛除、特征构建及模型分析。

针对光谱数据,Jeroen Jansen教授和Geert Postma研究员与我深入探讨了数据特性及特征分析,分析数据的有效性及仪器性能整定,通过比对仪器数据的稳定性、重复性及复现性来表征仪器性能等为我深入仪器数据诊断提供了开阔的思路。通过分析同一样本、相同时间、不同时间跨度上测试样本的函数响应,分析仪器的工作稳定性。同时采用了数据分析中最为常见的傅里叶变换算法进行了光谱偏移校正,特征提取,并用PCA进行个体间的相似性和相关性。并通过分析数据前处理过程零均值、归一化、缩放等对最终结果的影响。让我对数据的认知和诊断有了更为细致的了解。

除此之外,还有幸参与实验室与TI-COAST合作的项目——莱茵河水质分析,l通过使用“组学”数据分析方法和在线分析来评估和优化产品质量。期间学习了通过平行因子法(PARAFAC)分析水质样本(色谱质谱数据)中未知成分的趋势变化,同时建立假设检验模型分析其是否人为排放。同时建立基于PCA的过程检测模型,通过Hotelling T2Q值模型,生成基于控制限的报警模型,实现在线水质预警监测。通过分析历年的水质GC-MS数据,获得未知成分的时间趋势,进而为水处理部门和公司提供污染源的判断和水质分析,同时提供了污染源排放的源头追踪,建立起了水质预测和报警模型。合作期间可以和很多领域的专家,如水质监测站、科研管理机构人员等充分沟通交流,了解科研最终的结果导向和目的,可以让科研目的更加明确和深入。目前通过与课题组博士后Geert van Kollenburg的合作,已正在撰写相关的学术论文。

荷兰是一个高度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以海堤、风车、郁金香和宽容的社会风气而闻名,国土面积只有浙江省的40%,但是出口的农作物量却排到了世界第二的水平,可见荷兰人在土地利用率和推进科技发展的努力。很多城市都是以dam作为结尾,其实也表现了荷兰是个重堤坝建设的国家,由于陆地低于海平面,很有可能随时被淹没,因此他们一直保持着危机意识,一定程度影响到他们必须要不停地奋斗。荷兰国内的景点大多是人为设置的,如小河堤坝、风车村、库肯霍夫公园都是著名的旅游景点,杭州的太子湾公园便是以库肯霍夫为原型打造的。也诞生了许多优秀的画家,如伦勃朗、梵高等,在梵高博物馆里可以感受创作天才梵高画作充满天然的悲悯情怀和苦难意识,感受一名天才陨落的唏嘘。惊叹荷兰人的勤奋和创造力外,变化无常的天气可以引起荷兰人和到访当地人们的吐槽。上一秒的晴空万里,下一秒可能就是风雨交加,所以荷兰人是格外的喜欢太阳,不放过每个午饭的间隙去室外晒太阳,而且每逢暑假便会到南方沿海国家度假。

在生活方面,荷兰是个提倡自行车的国家,专门在马上上划了一条自行车专用道,在人口1600万的国家却有超过1700万辆的自行车,所以在平时生活,基本每个人都会买一辆自行车。由于人力资源的昂贵,下餐馆、修理自行车等费用较高;面对公共交通工具,并没有国内这么廉价,坐火车和公交都是比较“奢侈”的行为。基本一日三餐都是自己在白天学习完毕后抓紧解决,简单快速。所以会很怀念国内有食堂就餐的日子,因此平衡好学习和生活之间的关系也是一门学问。相比较而言,我们学校所提供的后勤保障做的是非常充裕的,大家也要好好珍惜如此优异的条件好好学习科研。

10个月的公派留学过程,广泛汲取了对方实验室的科研思路和思维方式,为以后的科研工作提供了宝贵的财富。发达国家更加注重“人”的因素,因此只有在工作时间才会有公共服务,也更加让人静下心来去专心从事自己的工作,当然这也有利有弊,习惯不同让我们更加注重值得学习的地方。公派留学不仅仅给我提供了一次海外求学的经历,也让我了解到不同的文化差异,学习了良好的思维习惯,对科研、人生都是一笔难能可贵的财富。